您的位置:首页
我上了科室裡懷孕的少婦
时间:2017-08-10 点击:
我生活在北方的一個小城市裡,在一個**部門工作。我要講述的是發生在六
年前的一段往事。

  我所在的科室裡有十來個人,大部分是女的。在我對桌辦公的叫萍是一個和
我同歲的漂亮少婦,1。67的身高,瘦瘦的,人很開朗,愛笑,脾氣特別好,
我們同事多年我從未見她與別人紅過臉。我們平時的關係處的不錯,業余時間經
常在一起打牌,在工作上我們也經常相互幫助。這裡要說明一下我的工作,每個
月底都要匯集一些報表什麽的,對男人來說這不是什麽好差事,因為要坐在那裡
計算啊、統計啊,實在是很枯燥。我最討厭匯集報表了,每到這時萍都會幫我,
女人幹這活確實比男人強,心細而且坐得住∵了。

  過了一會兒萍就幫我對完了一套報表,可是我自己對的那套表還是有數據對
不上,萍嫌我粗心就把報表要去幫我對,很快她就發現了問題並開始數落我“笨
蛋,你長眼睛幹什麽用的,你過來看看呀,就是這裡錯了嘛。”我們平時關係很
好所以經常相互開玩笑大家也不會在意,她總說我“馬大哈”、“笨蛋”什麽的。

  我心裡很佩服她這麽快就找到了問題,就起身轉到萍身後去看報表究竟是什
麽地方的毛病。

  我站在萍的身後,她坐在那用手指著報表的錯誤之處讓我看。這是,我無意
中突然看到了萍的胸脯!她穿的是那種寬大的孕婦裙,領口很大,她坐在椅子上,
我站在那裡很清楚的從領口看到裡面,孕婦裙裡面是一件寬松的白色小背心,我
清楚的看到了萍的乳房,但看不到乳頭。當時我就感到血直往頭上湧,下面也勃
起了,萍還在指著報表教訓我,我那時也聽不進她在說什麽,只是一直盯著她的
乳房看。

  我當時剛剛結婚不到一年,並不缺乏性愛,而且我的妻子長得很漂亮,雖然
萍長的也不錯,但我只是覺得我們是關係很好的同事加朋友,絕沒有什麽非分的
想法。

  可是當時她給我的視覺沖擊太強烈了,萍的乳溝有著優美的曲線,而且離我
很近,她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味,這些激起了我的邪念。這時,萍擡起頭看著
我問我看到錯誤了沒有,我趕快把視線移到報表上去,連連答道“看到了,看到
了”。我拿著報表回到自己的辦公桌,不一會兒就修改好啦,這個月的報表總算
完了,我也松了一口氣,然後又開始打量萍,不過這時我對她已經起了邪念。萍
好像沒有要走的意思,可能是因為她老公不在這時回家自己一個人也沒什麽事,
她開始和我閑聊,我一邊應酬著她一邊欣賞對面這個漂亮的孕婦,心裡想著她的
乳頭是什麽樣子……

  我們聊著聊著話題就說到懷孕上了,萍問我“梅(我妻子)有動靜了嗎?”

  我說還沒有,萍說“你們結婚也這麽長時間了,準備什麽時候要孩子呀?”
我說等等看吧。這時萍突然“哎喲”了一聲,我馬上問“怎麽了?”萍說“這個
小東西在揣我呢。”我說“他那麽小能有多大勁,看你大驚小怪的。”萍說“你
知道什麽,又沒在你肚子裡,他有時揣的不是地方就會疼。”我說“那麽厲害呀?”

  萍說“可不是,他揣我時在外面就可以摸到他的小腳丫。”我說“你凈瞎扯,
我不信。”萍說“不信?那我讓你摸摸。”說完她起身來到我面前指著她那挺起
的大肚皮,我坐著那用手輕輕的摸了摸她那挺起的肚子的上半部分,萍說“不是
這兒”她拉著我的手放在她肚臍眼的旁邊說“這小東西最愛揣這裡,你放在這兒,
他一會兒就會揣你。”因為我剛才改報表曾經勃起的小弟早已畏縮了,這時我的
手放在萍的大肚皮上,雖然是隔著裙子,但小弟很快就再次勃起了。

  就算是現在我也堅信萍當時絕對不是在有意勾引我,她是因為把我當好朋友
或是想向我展示她快要做媽媽的自豪,她當時可能對我沒有一點防範,不知道那
時我對她已經起了邪念。

  我的手放在萍的大肚子上,果然一會兒就感覺有一只小腳揣了我一下,這次
萍又“哎喲”了一聲,隨後得意的說“感覺到了吧?”我點點頭說“真好玩兒。”

  萍說“好玩兒?那你還不抓緊努力,到時天天能摸著梅的肚子玩兒,呵呵呵
……”

  我也笑笑但手還是放在萍的肚子上並沒有離開,萍說“得了,我這會兒有點
餓了,你看就我倆工作積極,別人都走了,我們也走吧,我路上隨便好買些吃的。”
我說“急什麽,這小家夥真好玩兒,我還沒摸夠呢,剛才蹬我的一定是左腳,我
看看他右腳在哪裡。”我的手剛才放在萍的肚子上並沒有動,這會兒我慢慢的把
手挪到另一邊,萍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看著我,她可能覺得我對她的大肚子很神
秘感到可笑吧。我的手慢慢的又向下移了一點兒,隔著孕婦裙我感覺摸到了她內
褲的松緊帶,然後再往上摸然後再往下,這次我的手摸到松緊帶下面一點兒。

  我這時腦子裡在想我怎麽進行下一步呢?要是萍翻臉怎麽辦?大家是好朋友
又是對桌辦公,翻臉了以後可怎麽辦啊。

  這時萍說“行了吧?咱們走吧。”我突然想到了辦法,擡頭問她“這小家夥
在裡面會說話嗎?”萍說“你凈胡說,他現在會說什麽話啊,就是說了誰聽得見
啊。”說完呵呵的笑,我說“他都會揣人了還不會說話啊,我聽聽。”說完我就
把頭側過去想把耳朵貼在她肚子上,萍這時可能覺得這樣不妥身子向後仰了一下,
但我動作很快還是把耳朵貼在她的肚子上了,我的手也很自然的放在萍的肚子上,
因為我的耳朵貼在她的肚臍眼的位置,手放的位置在她內褲的松緊帶下面,這個
動作我做的很隨意,萍沒有說話我也不知道此時她的表情是什麽樣。我一邊把耳
朵在萍的肚子上慢慢的移動著一邊嘴裡說著“小家夥你說話啊,叔叔在這兒聽著
呢。”我的手又慢慢的向下移到了一點兒,這時萍用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另一
只手推了推我的頭,輕輕說“別這樣啦,我們該走了。”我用一只手抓住了她推
我頭的手,耳朵還是緊緊貼著她的肚皮,另一只手輕輕的撫摸她的小腹。她的手
上明顯的增加了力量,“別這樣啦,一會有人來了看見我們這樣多不好,我們該
走了。”這次我聽出她的聲音裡有些害怕。其實我們的科室在四樓(最高一層),
另外就是會議室和檔案室,平時除了我們科室的人以外很少有人上四樓,何況今
天是周末,而且這時單位裡的人恐怕也都早溜完了。

  我當時很害怕萍會翻臉,現在回想起來,若她當時嚴厲的斥責我,我想我一
定會罷手溜之大吉。可是,她當時只是小聲的說我,並沒有嚴厲,這使我的膽子
大了起來。

  不知是激動還是天氣太熱我感覺萍的手出汗了,我稍稍用勁就掙脫了她的手
又開始撫摸起來,剛才手不敢動,現在才是真正的撫摸,我並不急於摸到她的胯
下,只是在她的小腹下左右輕輕的摸,萍又來抓我的手,然後就是我再用力掙脫。

  我慢慢把臉正過來用嘴輕輕的親吻萍的肚皮,然後慢慢的向上親,當我親到
萍的的乳房上時,她突然顫抖了一下,用手來推我的頭,聲音很小很小的說“你
別這樣啊”。我仍堅持著親吻她的乳房,並用嘴隔著裙子親吻她的乳頭,盡管隔
著兩層布我仍然清晰的感覺到了她那大大的乳頭。我伸出舌頭舔那隆起的豆豆,
我的手慢慢的從萍那寬大的孕婦裙下伸進去摸到了她的大腿,這時萍又顫抖了一
下並用手來抓我的手,但我的手在裙子裡面很輕易就擺脫了,我摸向她大腿的內
側並慢慢的向上移,雖然萍使勁的想把雙腿並上,但我還是到了她的內褲。

  我慢慢的站起來雙手摟住萍的腰,當我的眼睛與萍的眼睛對視的一剎那,她
很不自然的把目光移開,這時我發現她的臉蛋很好,而且很美。由於萍的大肚子
頂著我,我不得不把身體前傾一些。我親了親她的額頭、臉頰,當我試圖去親她
的嘴唇時她躲開了。我的手慢慢向上移摸到了孕婦裙的拉鏈並輕輕的向下拉,萍
感覺到了擡頭看著我緊張的小聲說“你幹什麽?這裡是辦公室,一會兒……”我
沒等她說完,趁機用嘴親住萍的嘴唇。我的舌頭想進入,可她緊緊的咬住牙,我
沒辦法只好舔她的嘴唇和牙床。

  我繼續輕輕的向下拉裙子的拉鏈,拉到一半時已經可以摸到裡面小背心下緣,
我把手伸進去摸到了萍的肌膚,她的後背很光滑感覺很好,我慢慢的撫摸,盡量
做到溫柔。我輕輕的向下拉她的裙子,萍的孕婦裙很寬松,我很容易就把它從萍
的肩膀上拉下來,萍的手臂緊緊的夾住裙子,但這時我已經可以隔著她的小背心
摸她的乳房了,慢慢的我把手從小背心下面伸了進去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和乳頭,
萍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感覺漲漲的,乳頭大大的堅挺著,我很想看看,我離開
了萍的嘴唇慢慢的向下吻,萍這時沒有什麽阻止我的動作只是兩只手臂緊緊的夾
著裙子不讓我再向下拉。我看到了萍的乳暈和乳頭,褐色的,乳頭象一粒葡萄,
我開始吸吮。我聽見萍的呼吸加重了,我更加賣力的吸吮,手也不停的揉搓著她
的乳房,這時我感覺嘴裡有種淡淡味道,鹹鹹的,是從萍的乳頭裡分泌出來的液
體(後來才知道那叫“乳珍”,是很好很好的東西),我當時覺得有點奇怪,不
過也沒多想,再說那味道也挺好的。我正在忘情吸吮著,萍忽然說話了“你把我
的身子弄臟了”,那聲音很小很溫柔,我頓時感覺下面漲的受不了了,我又去吻
萍的的嘴,這次她沒有再咬緊牙,我的舌頭很順利的進入,然後就是猛烈的攪拌,
萍雖然沒有配合我但也不阻止,只是任我的舌頭在她的口腔裡到處攪動……

  我慢慢的摟住萍想讓她坐到我的椅子上,萍有些猶豫,但在我的堅持下她還
是坐下了,我立即轉身去關上了辦公室的門又關了燈,當我再回到萍身邊時發現
她拉下的裙子又拉到肩膀上去並用手抓住裙子上邊。辦公室裡有些昏暗,在我眼
前的是一個挺著大肚子的漂亮少婦,雖然我和萍同事已經有幾年了,而且在一起
接觸的時間也很多,但這時我才仔細的註意到她的美麗和誘人,我最強烈的想法
就是——幹她!

  我去拉萍的手,但她很堅持的抓著裙子,我註視著她,她馬上又把目光移開,
這時我看到了她的腿,她的孕婦裙長到膝蓋,坐下後露出膝蓋上面一小段大腿,
我開始慢慢的撫摸,有了剛才那些前奏沒兩下我就把手伸到了她裙子裡面,從光
滑的大腿向上摸很快到達了內褲,我隔著內褲輕輕的撫摸她的陰戶,不一會兒我
就有感覺到了萍呼吸的加重,由於萍緊緊的並著雙腿我沒辦法摸到中間地帶,我
伸手想去拉下她的內褲,萍馬上抓住內褲,我看她的樣子很堅決就沒有再使勁只
是繼續隔著內褲摸她的陰戶,我把手用力的摸向她的大腿內側,這次萍讓了步,
雙腿夾的不是那麽緊了,我摸到了中間只感覺潮潮的,我的手指順著內褲的邊緣
想伸進去,萍來阻止,但這時我很堅決她可能也感覺到了,我很快擺脫並把她的
內褲中間的邊緣向一旁拉,萍這時還有意無意的欠了一下屁股,使我很容易的將
她的內褲中間那段拉到了一旁。我可以清晰的摸到了萍的陰唇了,感覺肥肥的,
厚厚的,總之比我妻子的陰唇豐滿的多(後來我妻子懷孕後我才知道原來女人懷
孕以後那裡都會漲的很大)。當我摸到陰唇的下面一些,明顯的感到了從裡面分
泌出來的液體,粘粘的。我把萍的裙子向上掀起,由於光線很暗,我隱約看到了
黑糊糊的陰毛和中間隆起的兩片陰唇,的確很肥大,只是看不清楚顏色。當時我
沖動的已經很厲害了,就試圖將嘴湊上去,萍拼命的用手推著我的頭,但我還是
舔到了她的陰唇,有股腥腥的味道,不過倒挺刺激。因為萍一直用手使勁的推我
的頭,而且她坐在那裡我沒辦法舔到陰唇下面,弓著腰也挺難受,就抱著萍的屁
股往前移以使她的腿能分開的大些,我用勁向兩邊分萍的腿,現在我可以舔到她
的整個陰唇了,我一邊舔一邊用手撫摸萍的屁股、大肚皮和乳房。我感到萍的分
泌物越來越多,加上我的唾液,反正她下面是一塌糊塗了,這時萍原本用力推著
我的頭的手慢慢放鬆了只是輕輕的放在我頭上,但沒有動。我慢慢又把她的裙子
拉下來,並把她的小背心掀到乳房上面,這時萍幾乎是半裸了,只有被拉到脖子
上的小背心和在身體中間蓋著大肚皮的裙子。

  我仍在舔萍的陰唇,撫摸她的屁股、乳房和大肚皮。就這樣大概有十幾分鐘
吧,我清晰的聽到了萍重重的呼吸聲,看到她下面已經濕的很厲害,自我感覺差
不多了,我悄悄的拉開自己褲子的拉鏈,經過這麽長時間的刺激,陰莖已經漲的
要爆裂了,說是用手拉出來還不如說是它自己蹦出來的確切。我站起來用手托住
萍的大腿,陰莖直奔她的陰部,剛才一直閉著眼睛的萍此時睜開眼看見了我的舉
動,她突然象瘋了一樣掙脫了我的手並站起來,她把裙子又拉回了肩膀上說道
“x林,你不能這樣,不然我一輩子都不理你了!”,我看到萍的臉通紅通紅有
點嚇人,我想她是說真的,褲子外面的小弟剛才還是昂首挺胸,這下也迅速畏縮
耷拉下來。萍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我害怕了,她可是個已經六、七個月的孕婦
啊,要是真有什麽意外……

  我當時感到很羞愧,大家平時都是好朋友,萍對我那麽好,又是個孕婦,我
卻想幹她,我真是個禽獸啊!

  我們就這樣站在那裡僵持了大約半分鐘吧,還是我打破了沈默“我幫你拉上
吧”,我想幫萍把裙子背後的拉鏈拉上,她自己拉很睏難。萍可能也覺得剛才對
我太嚴厲了,我們畢竟在一起很長時間又是好朋友,她輕輕的“嗯”一聲慢慢轉
過身去,我連忙先把小弟弟放塞回褲子裡又幫萍拉上了裙子的拉鏈。我說“那我
送你回家吧。”萍沒說話算是默許了。

  就這樣我們在辦公室的瘋狂行為不歡而散了,本來事後我很內疚,心裡想著
以後絕不再對萍起邪念了,我們也不會再有這種事了,可是不久下一幕就揭開了
……

  我終於幹了她  因為有了辦公室風波,星期一上班時我和萍都很不自然,
我們相互躲避著對方的目光。相對來說,我還好一點,萍的變化比較大,因為萍
平時愛說愛笑對別人都很友善,突然的一下子不愛說話了,特別是對我,同事們
還以為萍的家裡出了什麽事,年齡大的同事還問萍怎麽了,萍也總是笑笑說“沒
事,沒事”,其實只有我知道是為什麽。萍再出去時也不搭我的車了,我也總是
早早開溜不在辦公室多待,免得我倆尷尬。

  就這樣大約過了一個月吧,萍慢慢的恢復原來的性格,又開始歡樂起來,只
是與我說話時還是有點不自然,一般也只說些工作上的事,很少再閑聊。這天,
單位發福利,是洗滌用品,有香皂、洗髮水等亂七八糟的一大堆足足裝了兩大箱,
女的比男的還多一箱衛生巾。因為我有私家車,這會兒成了香餑餑,同事們紛紛
讓我幫著把東西送回家,送了兩趟後科室裡還有幾個人的東西沒送,其中包括萍。

  這時聽科長說我才知道萍的丈夫到外地抓人已經走好幾天了,這事要在以前
萍早就告訴我了。科長說“我們幾個的東西一會兒都有人來拉,萍的丈夫不在家,
你幫著把她的東西送回去就行了”,萍連忙說不用,她找她弟弟來拉,我也忙說
:“科長,還是我先幫你送回去吧”,我們科長很奇怪的看著我們說“咦,你們
倆不是死黨嗎,怎麽回事,鬧矛盾啦?”我一想壞了,要是讓同事看出什麽就不
好了,連忙向萍擠了一下眼睛說“那我還是先幫你送吧,我這車現成的,別叫你
弟弟來了”,萍可能也覺出了什麽,趕緊說“好吧”。

  一上車萍就坐到了後排(以前她坐我的車一直是坐我旁邊的,讓她坐後排她
還不滿意),路上,萍也一句話不說,還是我打破了沈默“你還生我氣呢?”

  “哪啊,沒有”萍淡淡的回答,我沒話找話“建國(萍的丈夫)出差了?”
萍說是,我說“你現在都這個樣了他還出去,你一個在家多不方便?”萍說:
“幹刑警的不都這樣嘛,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沒在家住,回娘家住了”。我接著
問“這東西送哪兒?”萍說“送我自己家”。我找著各種話題和萍聊,萍慢慢的
開始放開了,也開始對我笑了,不一會兒,我們倆聊的都很高興。

  到了,萍的家在六樓,我開始把東西往上搬,八月的天氣熱浪滾滾,象我這
種平時不幹體力活又不愛鍛煉身體的人爬六樓一趟下來已經大汗淋漓,腿腳發軟
了,而且香皂、洗髮水等等那些鬼東西死沈死沈的。萍在樓下看著車和東西,看
到我滿臉大汗說道“你休息一下再搬吧,看你那一身的汗”,我這時發現萍還是
挺心疼我的,有美人心疼自然渾身充滿了力量,再說恐怕沒有幾個男人會在女人
面前裝熊的。

  三趟下來我已經成了一個軟腳蝦了,累得呼呼直喘氣。萍招呼我在她家休息
一會兒,她開大了空調,端來了冰鎮飲料,我去洗了洗臉和手坐在沙發上喝飲料,
我真的是累壞了。萍說“看你今天真的是累壞了,懶蟲也有出力的時候啊,呵呵
……”,我看著萍說“那也就是幫你,換個人我才不管呢,剛才送的都是她們自
己家裡人出來搬的,還得拿煙拿飲料感謝我幫忙送東西”,萍聽到我的話好像突
然想到了什麽,低下頭輕輕的說“我知道你對我好”,我這時才註意到萍穿的還
是那件藍色小花的孕婦裙,我腦海裡一下子回憶起了辦公室裡那瘋狂的一幕,我
心裡曾經發誓再也不起的邪念又蠢蠢欲動了。

  萍還是低著頭,我看著她白皙的手臂和美麗的小手沖動一浪高過一浪,我說
“上次的事真對不起,我是……,你沒對建國說什麽吧?”,“他問我是不是在
單位受氣了,我說和單位的人吵架了,他勸我想開點,要愛護身體,你以為我會
那麽傻告訴他啊”,萍擡起頭接著說“你是個瘋子”,萍的嘴角帶著一點微笑。

  我此時簡直激動死了,“你願意讓我再摸摸小家夥的腳丫嗎?”我確定我當
時說話都是帶著顫音的。“你想都別想”,萍的臉又紅了,但我看不到她生氣,
而且我發現她的嘴角仍然掛著微笑,我站起來來到萍身邊勇敢的拉住她的手說
“你的手真美”,萍又低下頭的用力想把手抽出來,但在我的堅持下她放棄了。
我這時已經什麽都不管了,俯下身去著吻她的頭髮、耳唇,萍閉著眼睛,我去吻
她的嘴,這次萍的牙齒沒有絲毫抵抗,我的舌頭輕易的進入了她的口腔,開始猛
烈的攪拌……

  我的身體裡好像有一團火,要燃燒、要爆炸,我已經沒有興趣再去做過多的
前奏,我伸手到萍的背後去摸她的拉練,這時萍居然向前欠了一下身體,我一下
把她的拉練全部拉開,用最快的速度將她的裙子拉了下來,然後就掀起了裡面的
小背心,一嘴叼住乳頭用力吸吮起來。我覺得她的小背心非常礙事,我要把它脫
下來,我向上拉,萍只是猶豫了一下就舉起了雙手,我脫下了她的小背心,萍家
裡的光線很好,太陽光從外面射進來,我可以仔細的欣賞她的乳房了。因為懷孕
的原故,萍的乳暈和乳頭呈黑褐色,乳暈旁邊有數條青色的血管,我的舌頭在上
面來回的舔、吸著,我發現這時萍的奶水明顯比上次多了。

  我的手從上面伸進了萍的裙子,摸她的大肚皮,向下,再向下伸進了她的內
褲摸到了毛茸茸的陰戶,萍緊緊的夾著雙腿。我呼呼的喘著氣開始向下拉她的裙
子,這次她沒有欠起屁股配合我,我擡頭看著萍,發現她也在看著我,牙齒咬著
嘴唇,對著我輕輕的搖頭。都什麽時候了我還能管住自己嗎,我繼續用力拉她的
裙子,終於拉下來了,這時的萍全身只剩下一條內褲了。不知算不算怪癖,我很
喜歡女人的腳,尤其是嬌小的那種,我捧著萍的腳親吻,我發現萍的腳腫了,肥
肥的活象一只豬蹄,我很奇怪問她怎麽回事,萍說“懷孕後就這樣”,我仔細觀
察發現她的小腿也有些腫脹。

  我開始向上去吻她的大腿,慢慢的向上。我看到萍的白皙的大腿根部也有數
條青色的血管,我看到她的小腹的皮膚已經漲花了,崩開了一條條白色的印記。

  我開始舔她的花肚皮,再舔到她的內褲,隔著內褲舔她的陰戶,可能是天熱
的緣故那裡一股惺惺的味道,不過那種味道在那種環境下就像是催情劑一樣讓我
無比亢奮。我要除下她最後的武裝,我很輕松的褪去了她的內褲,蹲下來分開萍
的雙腿盡情的舔她的陰唇,直到將那裡弄成了一窪泥潭。這時,我擡頭偷偷的看
萍,發現她閉著眼,輕輕的皺著眉頭。我起來想去吻萍的嘴,她卻躲開了,對我
輕輕的說“不,臭”,我說“你自己的還嫌臭啊”,萍的嘴角微微上挑“咯,咯”
笑了幾聲,我看到她這時很高興,她此時此刻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真是太美了,
我現在還可以回憶起她當時的姿態,回味無窮。

  不管臭不臭,我們還是又開始接吻了,而且萍還把手輕輕的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握住她的手放在我高高翹起的褲襠上,她想縮回去,我堅持的按著她的手撫摸
我的小弟。我們的喘息聲越來越重,我直接解開了皮帶,退下了褲子和內褲,這
時萍用手捂著眼睛,我不知道剛才脫內褲時她是否偷看了我的小弟,我“嘿嘿”

  的笑了兩聲,脫下了襯衣。這時我們兩個赤條條的裸體抱在一起,萍家裡的
沙發太低我不得不跪下去,我端著“槍”在萍的陰唇上摩擦著,當我試圖進入時,
萍用手推開了我的“槍”輕輕的說“會不會有事啊?”,我看她臉上有些猶豫,
我知道她擔心肚裡的孩子,我說“放心,我一定輕輕的”。我又慢慢把小弟挪向
了她的陰門,其實,這時萍的那裡已經很濕了,我很輕易的就進入了她的身體開
始慢慢抽動,萍看著我並把一只手放在我的陰莖根部,可能是怕我插的太深吧,
我很溫柔的抽動著,並用指頭刺激著她的陰蒂,隨著我不斷的抽動,萍的陰道裡
也越來越滑,她開始慢慢已放鬆了也不再看我了,而是閉上眼把頭枕在沙發背上
享受快樂去了。說實話萍當時看著我我真的很不自在,因為平時大家目光相對都
是在辦公室裡,這時我倆卻是赤身裸體,並且我的陰莖還插在她的陰道裡。我一
邊忘情的抽插著,一般揉捏著萍的乳房,看著從她乳頭裡不時流出的透明液體,
流到我的手上再滴在她的肚子上,我努力的伸著脖子去吸吮那有淡淡鹹味的乳汁,
強烈的快感不斷沖擊著我的神經。

  盡管我很想把自己寫的十分神武,但事實情況確是本人實在無用,是受不了
當時的強烈刺激,大概也就十來分鐘就將精液全數射入萍的體內。這過程中萍只
是輕輕的呻吟,完了事我問她“你舒服了嗎?”萍只是輕輕“咯,咯”的笑,我
想她也許沒有達到高潮,但男人一射就如泄了氣的皮球,我是再也無力沖刺了。

  我倆做完後是一起去衛生間沖洗的,出來後我倆還是光著身子,我抱著萍在
沙發上接吻,不經意擡頭看到了墻上萍和她丈夫的合影,當時覺得心裡很不是滋
味,大家都是朋友我卻幹了人家的老婆。另外還有就是強烈的後怕,萍的丈夫萬
一此時突然回來我的小命說不定就交代了,她丈夫腰上可是天天掛一把“五四”

  的。我越想越怕,決定趕快逃走,就這樣我和萍,一個我的對桌同事,我的
異性好友完成了第一次不算完美的做愛,這也是我倆唯一的一次。